维也纳酒店
丽枫酒店
亚朵酒店
李朝旺创建维达纸业品牌背后的故事
2018-05-17 12:41
{{visitinfo.total}}

    创建民族品牌背后的故事

 

    记者:维达是我们江门侨乡的一个品牌,也是中国的知名品牌。李主席在维达26年的品牌的塑造和营销有何心得,可以为江门其他企业和江门城市营销提供参考?

 

    李朝旺:维达的发展之路就是品牌的发展之路。维达成立的使命不只是完成一个工业企业的使命,更是寄托着一个品牌的希望,也正是有这些创建理念的支撑,维达才走出了自己的品牌之路。一个好的品牌往往需要艰辛的长期的累积,一夜成名,一蹴而就的故事毕竟太少。怎样打造一个好的品牌?单纯走广告战略是不够的。早前,国内媒体不像现在这样丰富,所以香港电视台里的连续剧在内地很火爆,维达在港澳剧场插播广告,效果也还不错。1996年起,维达透过体育营销,把“健康生活由维达开始”的生活理念传达至每家每户。从1998年的首届全国保龄球冠军赛,到07年3月的第5届,维达连续赞助、冠名“维达杯”全国保龄球冠军赛;1999年,在中国女排较低潮时,企业又与中国女排“联姻”,成为其主赞助商之一,伴随中国女排再次赢得“三连冠”殊荣。2008年,维达更与美国NBA篮球赛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维达产品包装上,展现姚明等众多明星风采。“体育营销”树立起产品健康形象,增加了产品亲和力,成为企业营销的亮点。现在,“维达”自主品牌的销售,占总销售额的90%左右,其中出口销售的自主品牌更在95%以上。

 

    记者:维达的销售成绩跟它的质量是一脉相承的。据我了解,李主席当初用了很多办法提升品牌质量实现品牌价值,在全国用原木浆来做卫生纸就是维达来革新完成的。现在维达的品牌价值在江门五邑乃至全中国来说,都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牌子。大家都知道,原木浆生产成本高,产品价格贵。据我了解,维达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地更新技术,与时俱进的风格成就了维达的国际格局。

 

    李朝旺:是的,因为我相信,以世界较新的生产技术来要求维达,我们就离世界知名品牌更近一步。每一次的投入,都是为了更大的产出。90年代中期,维达开始了生产用水循环使用的探索,从德国引进圆盘纤维过滤机,日处理造纸废水1400吨,对造纸废水进行回收利用。随后,维达再引进微滤机+同向流等造纸废水处理设施,力保废水完全达标排放,并且80%经处理循环使用。2002年,顺利通过了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目前维达环保装置开车运行率一直达100%,污水排放口达标率也始终保持在100%。

 

    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上,1997年,我们在业界内率先通过了ISO9002质量体系认证;2002年;通过了ISO9001的转版及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以及HACCP卫生体系的认证,建立起涵盖质量、环保与卫生安全的一体化体系,打造了一个全方位的质量管理平台。2003年,取得了美国AIB食品接触包装生产设施统一标准证书,这一举措又让维达走在国内生活用纸行业的前列。2004年,取得了香港安全标志认证。连续十五年在国家监督检查中作为很高的A级产品。

 

    做颗小行星也得拼命让自己发光发亮

 

    记者:维达是江门目前单独一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的民营营业,由此可见我们江门的企业很早就启动了上市之路。在过去上市难以成风的五邑地区,维达为什么会选择上市?

 

    李朝旺:上市是我们创办维达的夙愿!江门的民营企业,对企业一律控股权看得太重。也许价值观不同,我对于一律控股权看得很淡。纵观全球成功的企业,很多公司的所有权与经营权是分开的。在维达还没有上市的时候,资金的吸纳没有停止过。羊城晚报、德国很好的纸业公司SCA,美国私募基金等先后进入维达董事会。上市四年以来,维达从来没有停止过用资本运作经营公司。我始终坚持这个原则,既然维达股权要让出去,我就要让满意的人进入维达的股东大会。

 

    维达集团经营管理秉承九字原则——集团化,规模化,国际化。现在我们的股东大会,已经成为“国际会议”,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英才出现在我们的股东大会,场面非常壮观。我们的澳大利亚工厂,十年来一直在打造当地的品牌效应,现在那边的订单火爆,几个大型超市都来跟我们说想做我们的产品。以这种趋势来看,中国的市场实在是太小了。以全球的眼光和股东结构来看,产品互补才可以达到双赢——所以从一定程度来看,上市使维达的胸怀更加开阔。

 

    记者:李总今天我是优先次详细跟你聊,感觉你是一个有宏图大略的人,我认为这一点对一个典型的邑商来说是不容易的。我认为,江门本土的邑商大多有一个特点——小富则安,这种意识直接限制了它的发展。李主席是一个比较特殊、对事业有着天然的狂热和追求的人。作为一个本土另类的邑商,李主席怎么看江门人安逸、不喜欢闯荡、冒险的风格?

 

    李朝旺:说实话,其实我很羡慕他们,小富则安能让人在物质与享受生活这两者结合得非常融洽。公司越大,事业越大,责任越大,每天过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能我生来就是个苦命的人,劳碌奔波于事业才是我生活的常态。自从将企业改制成“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后,我们在香港、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均设分公司,产品也远销到香港、澳门、马来西亚、英国、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我也就成了“居无定所的飞人”。有时候忙碌、责任让我感觉非常辛苦,可是我还是无法拒绝这种辛苦过后换来的成功快感。其实,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将企业定位好,能做多大就做多大,做不大就做强,做一个小行星也行。拿我们宇宙的星球来说,我们肉眼所能看到的每一颗星星都发亮或者接受光源发亮。在国际分工中,每一个链条都很重要,你的任务就是让自己如何在那一堆璀璨星星中脱颖而出。

 

    人才是打造百年企业的根基

 

    记者:江门新会作为维达总部,由于这个地方的知名度和城市影响力都没那么高,上市是不是给维达引进优质人才提供了更好的基础?怎么保证我们国际化的维达能够吸引足够多的人才?

 

    李朝旺:维达总部选择在新会,是因为维达是在这片土地上成长壮大的。维达的人才储备,走了一条非常成功的路。获取人才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自己培养,一种是从外界引入。维达集团的人才战略,自己培养是优选。维达品牌战略从初期的“十字型”成功过渡到“米字型”,多点布局使我们对人才的需求更大。在江门这个点,我只有两个工厂,多只有两个经理。但是当我在全国布了八个工厂,就有八个总经理,八个销售经理,这是个巨大的人才裂变,而这个裂变通常在内部完成。维达新会总部COO张健,就是从较低的造纸车间打浆工成长起来的。他个人的努力再加上集团的培养,如今已成为新会总部第三把手。他除了技能扎实外,还利用业余时间苦学英文,现在已经能在集团国际化报告会中娴熟地用英语进行汇报。

 

    目前,维达已在广东、湖北、北京、四川、浙江、辽宁设立了七大生产基地,自从构建了米字型生产布局,营销网络辐射全国。当然,成立这七大生产基地绝不是一轮“圈地运动”,对于降低维达纸巾的运输成本和地域本土化经营有着很多积极的影响。每一个生产基地,我都尽量实现人才地方化,交叉使用。比如说江门厂长是从湖北调过来的,而湖北的厂长又是从辽宁调过来的。地域人才交叉使用,有利于保持员工的新鲜感和自豪感,因为我们给予他们一种被需要被信任的使命。也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香港的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裁跟我们的COO、CEO等都是被维达的文化所吸引并且融合进来的。

 

    记者:维达对人才的吸引,跟它的这种档次和实力有很大的关系,毕竟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一个着名品牌,一个国际化团队,才使高管层如此稳定。维达发展到今天,庞大的生产规模和品牌认知度都已经到一定的层次,未来5年10年维达的发展战略是如何规划的?

 

    李朝旺:维达成立之初就奠定了百年企业的发展目标,而且这个目标一直没有改变过。未来的维达,肯定是由新的团队来完成打造维达百年企业的使命。无论以后的路怎么走,维达之路的百年理念与当初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以生活用纸企业为核心。现在维达产品只是涵盖生活用纸的一部分,维达除了专注于专业的生活用纸生产,还要向产品多元化路线进发。从这个优势来讲,产品多元化路线完全符合维达现阶段的情况。去年,维达已经在湿巾产品试水,实践证明我们是成功的。将来维达还要进入卫生巾、婴儿纸尿裤生产行列,永葆维达的活力,这些战略是保持维达年轻态非常好的途径。

 

    记者:江门很多企业家都很仰慕维达经营得如此成功,特别是很多邑商都跟我探讨过维达的成功秘诀,他们都研究过维达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您自己是怎么看的?

 

    李朝旺:所有的东西的根源还是人。我事业上得意的事情是打造了维达这样一个团队,有了这样的团队才能打造成功的企业。维达一直强调,一定要保持品牌的年轻化。大家都知道,过去维达纸巾以蓝色调的产品包装为主,给人以成熟稳重之感。在网络化与市场化相互充斥的年代,我们在坚持原来蓝色基调包装的同时,还寻求一种新的包装风格,适应现在消费者的审美需求。这两年国内的喜洋洋和国外的功夫熊猫卡通形象大热,维达分别与这两个卡通公司进行合作。仅去年和喜洋洋的结合就让整个集团销售额上升了8%,今年刚上映的《功夫熊猫2》,让维达这两个月的销售额更是无法估量。借这种新潮的文化,我们还推出限量版纸巾,那就赋予了这批纸巾更多的收藏价值,市面上出现抢购或者供不应求的局面,甚至加班生产也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爱心与责任感,一个也不能少

 

    记者:作为工商联主席,我了解到李主席您是一个极具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常常把工作以外的目光投放到慈善。就我看来,慈善的本质不同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的问题。社会责任感是每一个企业家不可或缺的道德修养,但这种修养在江门还较缺乏,毕竟企业家队伍实力和氛围还不是那么强,在这一块李主席您有什么体会?

 

    李朝旺:我童年是很艰苦的,我也做过农民,苦是什么滋味非常清楚。小时候,我妈妈病了家里没钱买药,现在只要我看到别人正在受苦,常常感同身受。现在事业达到这个高度,我更多的是考虑个人转型,事业上大多事务交给公司员工去打理。世界上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把巨额的财富分享给这个社会。微软创办人盖茨接受英国BBC访问时表示,将把自己580亿美元财产全数捐给名下慈善基金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一分一毫也不会留给自己的子女。我曾经问过我的儿子和女儿,我的个人资产是留给他们还是像盖茨一样捐出去。他们都说:爸爸,尽管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去吧。多年在外国求学,孩子们的回答让我觉得很欣慰,虽然我不在他们身边引导,但是他们能建立起非常正确的人生观和财富观。

 

    记者:刚才您说很早就把孩子都送到海外读书,对企业接班人来说,这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普遍的培养方式。李主席您是对国内教育没有信心,还是有其他的考虑?

 

    李朝旺:把孩子送出国外求学,跟我们维达初的国际愿景是相符合的。维达高管层的孩子,我们这些创业的一代都把他们送到澳洲留学。因为对维达来讲,国际化的人才是维达永葆生机的源泉。当然,把他们送出国求学,我并不是说一定要孩子们接班,留学能让他们的上岗能力更强,这是毋庸置疑的。拿我的女儿来说,她在澳洲毕业后,成功应聘到一个金融机构,上手极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司已经派她回中国打市场。我们把孩子们送到外国留学,只是希望他们有扎实且实用的知识系统,将来如果真的继承我们的事业,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我们这群创业者的顾虑,让他们继续完成维达百年企业的伟大使命。

 

    记者:那李主席觉得您的接班人所具备的能力中,您更看重他们的知识系统还是他们的心灵品质?

 

    李朝旺:当一个企业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社会责任感代表了一个企业的形象和高度。自2007年被选举为江门市工商业联合会会长,肩上背负的使命和责任感促使我必须要向前走。在那个队伍里,所有的老板都很优秀,我看到很多企业家在操持自己企业的同时,又拿出大量的资金扶持江门的慈善事业,这是值得我们钦佩的事。从企业家做慈善的形式来说,我相信有很多人都难以做到“授人以渔”,毕竟企业的日常事务已占据企业家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们维达的创始人给后人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现在他们已经完成了知识储备的过程,在以后接班的修炼中,爱心与社会责任感,他们一个也不能少!

我要留言
姓名
电话
关注行业
您可以根据下列意向选择快捷留言
  • 对项目很感兴趣,请尽快寄资料给我!
  • 请问我所在的地区有加盟商了吗?
  • 我想加盟项目,请寄资料给我,谢谢!
  • 我想详细了解项目的加盟流程,请与我联系!
  • 作为项目的代理加盟商能得到哪些支持?
  • 请问投资项目所需要的费用有哪些?
  • 我想加盟项目,请电话联系我。